媒体:抑郁官员就医通常不走医保 怕医院泄密
发布时间:2019-10-05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5月4日,安徽省教育厅外事处处长耿尊芳从办公楼坠楼身亡,这是5月第一个星期内发生的第三起官员自杀事件。官员作为抑郁症患者中一个特殊而隐秘的群体,逐渐浮出水面。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心理医生李恒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近三年因抑郁倾向就医的官员明显增多。

  5月4日,安徽省教育厅外事处处长耿尊芳从办公楼坠楼身亡,这是5月第一个星期内发生的第三起官员自杀事件。官员作为抑郁症患者中一个特殊而隐秘的群体,逐渐浮出水面。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心理医生李恒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近三年因抑郁倾向就医的官员明显增多。很多官员有心理问题不愿主动就诊,担心这病影响仕途,一些“问题”官员只是私人介绍,不走医保,怕医院泄露秘密。

  5月4日,安徽省教育厅外事处处长耿尊芳从办公楼坠楼身亡,这是5月首个星期内发生的第三起官员自杀事件。据当地官方信息,5月初,河北承德市兴隆县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、局长于会田、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金海宁先后坠楼身亡。在三则寥寥数语的通报中,均有追述死者生前“抑郁”、“失眠”、“情绪低落”的词汇。近年来,公务员因“抑郁”走向极端的事例越来越多,在中国抑郁症患者中,一个特殊而隐秘的群体浮出水面。58岁女处长耿尊芳的死,给日益引人注目的官员非正常死亡现象再添一例。

  就在5月份3起官员跳楼事件的通报里,虽文辞简略,但均追述死者生前“抑郁”、“失眠”、“情绪低落”,甚至在于会田的通报里,直接明确写着“于会田患有抑郁症,近来一直有轻生念头”。

  “据我观察,近三年来有抑郁倾向的公务员就诊人数,确实有上升趋势。”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心理医生李恒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“因抑郁症而自杀的案例只不过代表了极端的状态。”另据媒体曾统计,近年官方通报的48例非正常死亡案件,2019湖南汨罗市市政工程公司招聘公告【招3人】,初步调查发现的可能诱因之中“抑郁”出现29人次、1人次患有焦虑神经症、6人次精神不佳或经常失眠。“因抑郁自杀的这些,还只是被媒体报道出来的,至于患抑郁症的准确人数,我们也不知道”。李恒说。

  也有轻生的官员们遗书里提到抑郁或患病,如“抑郁难忍,先走了”,“病治不好,痛苦难忍”;也有表现失望、绝望者,如“勤勤恳恳,一事无成,工作压力巨大”。

  为什么大多数官员生前“未被外界发现”,其死后通报时“抑郁”却成为高频词汇?李恒从专业角度分析,鉴于心理疾病的特殊性,抑郁症患者往往隐藏得很深,不易被外人发现,“通常患者要经过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,来决定是否就诊。当被发现时,一般问题已很严重。这些年自杀率的升高,很可能是他之前抑郁,病情加重的结果。”

  和普通患者不同的是,李恒说,官员对于这样的“心病”存有禁忌,很多人不会主动来就诊,“一是担心这病影响仕途,甚至担心自己会被拿掉,二是看病的途径不多,他们担心医院泄露秘密。”

  在李恒的印象中,来医院门诊挂号的官员少之又少,即使来,也大多为开治失眠或抗抑郁的药,“他们挂号开药,不会多说话,不向医生透露更多,病历上往往只有失眠的记录。开抗抑郁的药,也通常不会走医保。”

  李恒接诊的大多数官员病人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来的,大多是“约出去谈一谈”,“没有固定的时间规律,朋友托朋友的关系,信任感多一些。多数情况下帮人忙,也不收费的,针对不同情形,会给出药物建议和心理治疗方案。”

  这些患者,既有因人际困扰而患病的,也不乏“待查”的问题官员,比如经济问题,有婚外关系的,“他们找到我,不会明说自己的具体问题,他们只说最近单位查得严,正开着会就有同事被带走。自己也担心经济上和社会关系上的问题。说到这一层,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了。”李恒还透露,没被“带走”前官员表现得“最焦虑”,“一般都是害怕吧。”

 
神算刘伯温| 开奖记录| 111153金光佛| 黄大仙救世网一肖中特| 黄大仙| 大红鹰论坛| 香港刘伯温| 藏宝图| 苹果报| 跑狗论坛| 8425金钱豹| 白小姐救世网| 开奖记录| 老奇人论坛开奖| 天下彩水果奶奶|